长明灯

2017-04-14 15:22:37   新浪资讯

我家住在一小农村村尾,邻居是一个独居的老人,听别人说是个知青,我对她并没有多少印象,毕竟她行动不便也少有出门,最深刻的也只有她黄昏坐在门外看着夕阳扇扇子的模样和她家大门彻夜亮着的灯。

起初我以为是她家灯坏了,后来路过时好奇动了下开关,发现并不是这样的。这老太太每天在门外看完夕阳就步履蹒跚的走去把灯打开,然后一直到第二天出门才关的灯。长久如此,大概是她老人家行动不便,也就懒得关掉吧?

我偶尔会在二楼望着窗外发呆,看着远处广袤的菜地,看着徐徐西沉的夕阳安静地把嫣红的余光照在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身上,感觉…….好寂寞。我看着她发呆,想着一些事情,直到清冷的月光撒了满满一地;直到凉凉的晚风吹干我身上夏日湿热的汗;直到她拄着拐杖把灯打开。

去年暑假,为了帮补学费我去了一家工厂兼职,下班的时候太阳也差不多下山,我骑着自行车大汗淋漓地路过老太太家时偶尔能碰见她正好要走出来开灯,见着见着也就熟络了点,见面都会互相微笑着点点头。后来下班早的时候我就顺手帮老太太把灯打开,她大多时候会慈祥地笑着看看我点点头,或有时想着什么没发现我,我也就回去了。

慢慢的,我开始喜欢去和老太太聊天去她家做客和她聊聊天,她说她死去的丈夫姓陈,她随她丈夫姓,名字叫来弟,别人都叫她陈来弟,这分明就是该死的重男轻女的历史遗留问题,明摆着是她爹妈想要生个男孩才给她取得这名字,我跟她开玩笑说“那您老是不是还有个姐姐叫做招弟,求弟什么的?”她这名字让我笑了足足一星期。她管我叫林妹妹,我走过她唤我就喜欢唱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一开始叫她陈婆婆她不乐意说是叫老了,让我叫她陈阿姨,我装作鄙视的样子说“都这岁数了,您还让我叫您阿姨不怕别人笑话啊?”她呵呵的张着满是假牙的嘴笑着学起电视机广告来“人老心不老,全靠身体好!以后就管我叫阿姨哈!”我以为她开开玩笑算了,没想到我叫她陈婆婆她还真不理睬我,装作没听见“林妹妹,我上了年纪了,耳朵不好使咯!你说啥?”“我喊你呢!陈婆婆!”“啥?没听见?”我提高了嗓音“陈婆婆,您听见了吗?”她转过头去洗她的米“听不见哟!瞧我这耳朵啊!真是越来不中用喽!”我噗呲一笑“就得了吧!叫您陈阿姨行了吧?”她还回头得意的一笑“哎,多乖的孩子!待会留在阿姨家吃饭啊,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啊。你是想吃清蒸鱼呢?还是红烧鱼呢?又或者是糖醋鱼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她很聊得来,从她1965年知青下乡时认识她丈夫,聊到《情深深雨蒙蒙》;从我小学被我爸拿着根藤条追着我打聊到我高中早恋被我妈发现把我锁在房间三天,没想到的是这位老同志还追剧。“我还以为老一辈文艺青年都是那种老实的只看书的呢!您老也喜欢追剧呐?”她放下手中的针线,推了推眼镜看着我“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孩子呐!现在都不知道怎么了,喜欢看那些什么一起来看流星雨什么的,我看着就没情深深雨蒙蒙拍的好!没深度!还有你们现在这些小姑娘怎么就都喜欢白白嫩嫩的男生呢?我看着那些男生啊,可比一些姑娘都还要姑娘哟!不是有人叫那什么娘炮来着?”这可让我够吃惊的“这您都知道啊?!陈阿姨可以啊!挺潮流的嘛!不过说来我倒是也不怎么喜欢那些细皮嫩肉的,我就喜欢有男子气概点的,最好有点肌肉什么的!”她瞅了我一眼“你啊!又开始发花痴了!”说着,我两不约而同地笑了。最近陈阿姨看夕阳的身影少了几分孤单,少了几分感伤。

那会,村里一户人家的孩子得了不知道什么病,挺严重的,听说得几十万的治疗费用。他们家把能卖的都卖了,向别人东借西借也借不了那么多钱,村政府的人就来帮助募捐了,我跟陈阿姨说起这事时,她有点惊讶,向我问这问那的,我说我哪能知道那么多啊?我知道的都是听别人说的。她沉默了会好像想起了谁然后长叹了一口气“世事总是这么的无常啊!”说着从她买菜的钱袋子里掏出了两百块给了我,然后拄着拐杖在房间里翻了半天翻出个小铁盒子,打开塞给我里面的小塑料袋,让我给那孩子家里送去,我打开一看,怎么也得有个几千块,从这些天我对陈阿姨的了解她绝对不是个富裕的人,吃的也就一素一荤,长久如此,有时随便煮个青菜,蒸条鱼就把晚饭对付了,拿着这钱我迟疑了,而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没事儿!你看我这一老太婆,又花不了什么钱,这几个钱在我这儿放着也是放着,倒不如给别人解解难。就当是给我老人家积点德吧,能帮多少是多少吧!”说着就把我往外赶,临走时还千叮嘱万嘱咐的“去吧去吧,还有啊,你别说是我给送的啊!免得别人觉得拿我老太婆的钱不好意思啊!知道不?”这是她第一次人老,按平常我准笑话她,可是这时我却说不出话来,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转过头就匆匆给那户人家送过去了!别人那是一个劲地给我道谢,说谢谢我们家的大恩大德,我不想别人误会,更怕别人知道后说我借花敬佛,就骗他们说是村政府募捐的,我送过来而已。那叔叔一怔“不对呀,村政府刚刚才来人慰问了还送了钱,这怎么又来了还派个小姑娘来啊?”我本来就不会说谎,这下被识破了脸更是刷的一下就红了。那叔叔却猜到了“你是不是和陈婆婆很要好啊?”我无可奈何,也编不下去了就点点头说了真相。他突然眼睛就红了“那你替我谢谢陈婆婆吧。”说完转过头快步走开了。那阿姨招呼我坐了会,我就离开了,心里还想着陈阿姨会不会责怪我说漏了呢。回去跟陈婆婆说了情况,还没说完,那叔叔提着盒不知道什么就来了“过去村长照顾我们家的我们都有放在心上!如今村长不在了,您老还……..您的恩德真的是无以为报啊!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了,这盒参茶过年亲戚送的也不值几个钱,您就收下吧!您老以后有啥用得着我的地儿尽管说,千万别见外啊,不为您做些事,我怎么面对老陈啊!?”陈阿姨看见这突然来的客人,让我赶紧倒了杯水,招呼他坐下“你也知道的我们家老陈啊,最怕就别人送礼,虽说官不大,送礼的人偶尔还是有几个的,以前他一次也没收过别人的东西,到我这儿我也不能给他败坏名声啊!你说是不是?他就喜欢两袖清风,况且我也没喝茶的习惯,所以啊,你还是把这个茶自己收回去吧,我呀只是想做点贡献,等我哪天下去了,也好见老陈啊!你说是不是?要是真过意不去,你就记住我老人家一句话:千万不要放弃,要有信心,总有希望的!”那叔叔真的眼泪哗啦啦就下来了,陈阿姨让我先回去,之后的事我就不得而知,反正最后那位叔叔提着礼出了陈阿姨家门,心情也好像好了不少,眼神好像也坚定了,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陈阿姨的思想工作做得好呢?不过陈阿姨亡夫居然是以前村长,这让我有点惊讶,估计是位深得民众爱戴的干部吧?!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认识到什么叫做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活在人民群众的心里。

陈阿姨行动不便,所以,我有空陪她去买菜,一开始我陪她聊着天慢慢走,后来发现在这样不是办法,因为,就她家到菜市场,一千米不到的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后来我也就干脆骑着自行车载她去买菜,有一回我和她去菜市场,她一次买了好几天的菜,然后让我送她去村口,我顺着她指的路来到了一个又矮又旧的小房子,这房子外墙满是雨水冲刷的痕迹已经是黑黑的一片,跟旁边两间三四层高的房子比起来真的非常突兀,我跟着陈阿姨推门进去,门并没有锁上,只是虚掩着的,里面一个老太太,正看着一部老款方形电视机,这位老太的家里很简陋,电器也就电视机电风扇顶多加个点灯,床铺和煮饭的炉子全挤在这个狭小的房子里面,角落还放着一个水盆,接着天花板上滴滴答答滴下来的水,就连墙上的窗户都是用硬木板补上的。床上躺着个老太太,看着电视机里唱的京剧,看见我们来了她连忙坐了起来。陈阿姨管我叫她张华阿姨,那张华阿“阿姨”听了咯咯就笑了“我都多大岁数了,还让人家小姑娘叫我阿姨!传出去是要叫别人笑话的!”这张婆婆坚决不让我叫她阿姨看着我说“小姑娘,叫我张婆婆就好啊,别听你陈婆婆的啊!”我装出一副鄙夷的模样“人家张婆婆就有自知之明,瞧我们家陈阿姨,呀!我都替她感到不好意思了!”陈阿姨举起手装作要打我的样子,我配合着装作躲了一下,一下子屋里的三人都高兴地笑起来了,话毕陈阿姨把刚买的菜放在电视机旁就床边坐着牵着张华婆婆的手“你说你呀,以前跟你说,孩子不能宠着,该教还是得好好教育,你又不听我讲,瞧他俩,现在是越长大学的越坏,越是不知本,自己和老婆孩子住好的穿好的,放你一个在这破屋子里不闻不问,你说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好歹都是自己亲生母亲啊,一把屎一把尿的好不容易把这两孩子拉扯大现在啊…….”张华婆婆脸上流露出几许忧伤,但是嘴里说着却十分看得开“唉……也不能怪他们,我都这把年纪,能少拖累孩子,就少拖累他们吧,再说在这又有什么所谓,房子破是破了点,但又不是不能住,我一个人住着倒是也多了几分自由自在。而且孩子都在身边我已经很知足了。”陈阿姨似乎想起了自己儿子“是啊!儿子在身边也是福……但是他们也不能这样啊!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倒没水喝了,把你给当皮球啊?踢来踢去。真不怕自己老了自己的孩子也有样学样啊?到时候他俩就知道错了!”说着瞅了在一旁削着苹果的我一眼“我说林妹妹,你可别学坏啊,记得你父母对你的好啊,老了得好好照顾知道不知道?”我不在意地继削我的苹果“你呀,就甭担心了,我这多好的孩子啊,把您照顾的服服帖帖,对我亲爸妈您还怕我能虐待他们不成?那肯定不能啊!我准会给我老爹娘一个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晚年的,您老还是担心您自个得了!”不过话起这我倒是发现陈阿姨的孩子好像都不回来看她她也没提过自己的孩子,不会没有孩子吧?我暗自想着。这下俩老都笑的可开心着“张华,我跟你说吧,这孩子就这张嘴强!能说会道的!”不知不觉待到了中午,陈阿姨就留下来和张阿姨一起做饭一起吃了,让先回家吃饭,完了再回来找她。再回来时,陈阿姨刚收拾好碗筷,出了张婆婆家门,就把我拉到一边,让把自行车给靠边停了。我纳闷了“您这不是要回家了吗?要干嘛去?”她拉着我啪啪啪地拍着李婆婆旁边这家人的门铃,一个中年妇女开的门看见我们俩没好气的问“你们俩找谁啊?啪啪啪地按着门铃把我给催的!追债的是么?”陈阿姨冷眼看着这中年妇女“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来要债的!我是来找你家王金明的要债的!”不一会一个肥头大耳的叔叔叼着根牙签匆匆从屋里跑了出来“陈阿姨,您说您来了给我说一声啊,真是的,我媳妇哪知道您呢,别见怪,里面请!”我随着陈阿姨到了屋里,这户人家活的还挺滋润,其他的不说,就那天花板上闪闪的吊灯啊看着就觉得炫目!陈阿姨从进屋那一刻就一直板着脸,往客厅一坐瞥了那王叔叔一眼就说“把大哥也叫过来吧,陈阿姨有话跟你们俩兄弟说。”这王金明小跑着就往门外去了,几分钟后领着个稍微瘦那么一点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进来了,两人就陈阿姨两边坐着,陈阿姨皱着眉盯着刚来的那人“大汪子,记得我不?”那中年人,忙赔笑说“怎么会不记得您老人家呢?小时候去你家偷果子吃被您给打的现在还疼呢!”陈阿姨倒是对他的嬉皮笑脸不理不睬,让他落得一脸尴尬。“以前,你们俩特调皮捣蛋,没事就偷偷果子,去河里摸鱼,记得有一回你们俩在水里玩着,河水突然就急了,你们一下就被冲出了十几米远,要不是我家老头子,你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还差点把老陈给害了呢!别说这事你们俩不记得?!”这两中年人努力地挤出一副认真脸“那是毕生难忘呐!没有老陈就没有咱俩兄弟啊!你们的恩情我们都铭记在心呢!陈村长就是我们的第二个老爸。”陈阿姨冷冷地笑着“像你这么说我该是你第二个妈了吧?”两人附和道“是是是!”“要知道你们俩兄弟当初要创业,要在村里建厂,是谁给你们找地,给你们找工人,贷款给你们。要不然你们能有今天?”明眼人都知道陈阿姨就是来兴师问罪的,但什么罪这两个人倒是蒙了“陈阿姨,你先别生气,是不是我们俩有什么做的不好,让您不高兴了,您大可直说呀,我们猜不透您心思啊?有什么不对的我们改就是了,能做的一定好好做。”陈阿姨站起来指着大汪子鼻子“老陈的事你就记得那么清楚?你亲妈是怎么把你辛辛苦苦地带大的你就不记得了是吧?我跟你说,你妈怀着你那会,家里穷天天去给别人缝衣服,十个手指头都被针扎过为的什么呀?就怕你出生之后吃不饱!十指痛连心啊!你可知道,等你出生了一个人那是背着你有种地又做针线的。你倒好,你妈一把你放下你就哭个没玩,你知道你妈肩膀每到阴雨天还痛着么?!我说你们两个心都是什么做的,自己住的舒舒服服,吃的好的穿的名牌放你妈在那里不闻不问!?还是人么你们俩?”说着转过去看着小王叔,小王叔低着头,瞄都不敢瞄陈阿姨一眼。陈阿姨坐下喝了口茶“你们说吧,打算把你们妈怎么着?”小王叔这下意见就来了“您看这事都赖我哥,我都跟他说过了要把咱妈接家里来住反正都在隔壁,我家住一个月,她家住一个月,他就是不肯!千般万般推辞!说自己忙没空照顾咱妈。还…….”姨打住了他的话“你妈自己住就有人照顾了吗?别的我不想听,你们两兄弟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就想知道你妈的事你们两兄弟现在打算怎么办?”那小王叔抢着说“大哥!这样,公平点,谁也别推,咱妈一人一年咱们轮着来照顾,好吧?!”大汪子叔好像想说什么“但……..”但是被陈阿姨驳回去了“但是什么?那是你亲妈,这么大个厂你都能安置好,你亲妈你就不能好好照顾着了是吧?就这样了,有什么困难自己克服,可别让我失望了啊!不然等我下去了准跟你们陈叔说!”大汪子叔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好,就这样定了啊,我们一定照顾好咱妈的!您老放心吧啊!”事情谈好后,陈阿姨领着我就走了,兄弟俩一直送到门口,陈阿姨怕两人说话不算话“那破房子也没用了吧?既然张华都住你们屋里了,那找天把中间那小屋子拆了吧。别人看着多不好?!”没想到的是这下两兄弟还挺爽快的,马上就答应了。我载着陈阿姨回家路上开玩笑说“阿姨,您这魄力真是厉害啊我现在载着您感觉您都有千斤重了?”陈阿姨敲了下我的头“我老人家有这么重你还能骑得动么?净瞎说。”我笑着说“哪儿瞎说了,我载着您,可您心中可都载着人民啊!老同志!”她呵呵笑了起来“小同志过奖了!”这天傍晚,陈阿姨像往日一样坐在门前看着夕阳徐徐西沉,我在楼上看着她,这夕阳真红,红的像一团温暖人心的火焰!红的激励着人们真诚奉献的心!

那之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下了班骑着车往家里去,不同的事我今天领了第一个月的工钱—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去市场买了半只鸡,好回去和陈阿姨庆祝一下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回去的路上,天边却有一大片乌云袭来,没几分钟就下起了滂沱大雨,还带着闪电,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披上雨衣赶紧往家里去,一想到陈阿姨待会高兴的神情我心里也有种莫名的高兴,任凭雨水沾湿我的裤脚,打湿我的脸,刚回到村里,却远远看见陈阿姨门前密集的人影,听见喧闹的议论声,我有不好的预感,一辆救护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溅了停在路边的我一身的泥水,这水溅在我身上…….好冷!我尽我最快的速度赶前去,是的,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陈阿姨出了事故。那天,我傻站在那里,听着他们说陈阿姨怎么摔倒晕了,怎么被送上救护车,直到所有人都离去了,我打开关着的灯,呆滞地望着门外陈阿姨往常坐的椅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把我拉了回家“傻丫头,没事的啊!你陈阿姨多好的一个人呐!吉人自有天相,别担心了。”我勉强装出一副乐观的样子“对啊,多好的人,妈,你说的有道理!陈阿姨会没事的。”我妈搂着我的肩“我们家林大小姐跟着陈阿姨也学的越来越积极了呢!知道要准老爱幼了呢!来,给妈说说你们的光荣事迹!”我和我妈坐在厅里说着说着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万幸的是现实并不像电视剧那样,阿姨只是受了点轻伤,过了两天我去医院去看她,聊着聊着聊起那天的事情来“我那天收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您可知道,谁知道您闹出这事来!我呀,专程给您买了半只鸡,打算给你个惊喜来着,哎!谁知道你倒好,先是让我大吃一惊,然后给我吓得那是嚎啕大哭啊!可惜了我半只鸡,你就吃不着咯!”她倒像没什么事似得,自个儿剥着橘子吃着“你就净吹吧!还嚎啕大哭,我估计呀,我老掉了,你哭几声也就很不错了!我就是上了年纪,腿脚不麻利,你呀有什么好吃惊的,我都这年纪了,什么时候下去找你陈叔叔啊!那谁也说不准啊!生老病死,常事,不过说真的就是阿姨走了,你也别难过,难过什么呀!你可知道以前啊我这岁数办丧礼都得笑!哭不得的!”我就瞥了她一眼“说的倒是轻巧,您倒是说那么大雨的您跑外面干嘛呀!可别告诉我,您是为了开那破灯!”她居然呵呵笑了起来“你别说,还真是的!”我就惊讶地瞅着她“这都什么事儿呀?!这么重要!非得自己来?等我回来不行吗?真是的!”突然她的微微扬起的嘴角收起了笑容,沉默着转过头望着窗外“你陈叔叔呢,啥都好,就性子急这毛病老改不掉!说多少回都不改,唉…..还满嘴大道理!说什么村民的事情没小事,那天呐!也是下雨天,暴雨!半夜急匆匆来了个人,砰砰砰地敲着们就把你陈叔叔叫出去了,说什么田里一大片都被淹了,要开水闸排水,让你陈叔叔去找人,你陈叔叔啊!骑着那自行车急匆匆就往外跑。我们家以前门前那块地刚好路灯照不着,乌漆墨黑的,一辆菜农的三轮车驶过来,看见你陈叔叔的时候已经躲避不及了,他就这样把我丢下这么多年了,打那以后我每到晚上就开着门前那盏灯,就怕哪天出事故,这到了大半夜,菜农们把菜运到城里进进出出的,这地没盏灯多危险呐!他们谁家都不容易啊!本来那天我也以为老陈想见见我了,也是雨天也是那地,估计他还是嫌我烦吧?”我和陈阿姨就像之前一样聊了一下午,不同的是这次更多的聊了陈叔叔的事,和关于我的事,最后我要走时她拉着我的手呵呵地笑着,笑着却红了眼“我呀,还真是老了呢,儿子说要把我接家里去,好照顾,大概很少回去看你这傻丫头喽!那儿我也没啥牵挂的啦,就你和门前那地了,以前我在就没跟村里提这问题,自己管着管着这么多年也就过去了,现在怕是顾不着了,我晚点给村里打了招呼,然他们装个路灯,你回去给我看看,你记得帮阿姨开个灯啊!要记得安全无小事!还有就是你了,嗯…….我们林妹妹会照顾好自己滴!阿姨多心了。”我心扑通一下,心里有点难受,可能是不舍得陈阿姨,可能是怪她太突然,但是我没再多说什么就问一句“那您什么时候回来收拾东西啊?我帮您!”她拉着我的手,还是像往常那样笑着,但是我怎么看都感觉到陈阿姨笑的很同,夹杂着很复杂的情感,我说不清楚“好啊,先回去吧,晚了怕你爸妈担心,回去小心点啊!”我点点头,转身离去。

几天阿姨坐着一辆小轿车就回来了,我赶紧过去看了一下,屋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坐着和陈阿姨说着什么,陈阿姨看我来了就招呼我进去,原来那是阿姨的儿子,按她那生活方式,还真没想到有个这么有出息的孩子呢!这位小陈叔叔见我呵呵地笑起来,好像陈阿姨“你一定是我妈老提起那个林妹妹吧?”我就不乐意了“陈阿姨,您也忒不厚道了吧?怎么可以跟别人也叫林妹妹呢?!”说着他们俩又都笑了起来,那笑容,简直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突然那叔叔正儿八经的跟我说“小林啊,这些天谢谢你照顾我母亲了,我过两天找人过来帮忙收拾下东西就把我母亲接回去了,好尽尽孝道,这两天还望你多照顾啊。”我看着他们母子俩聊了会,小陈叔叔就急急忙忙的开车离开了,估计有什么工作要赶着去做吧。那天陈阿姨忙着整理东西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离开时让我明天来送她去找一趟村长。次日,我骑着我除了铃铛不会响哪儿都会响的自行车,载着陈阿姨就去了村长家,不巧的是村长刚刚出了门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就让别人给打了电话,等了约莫一个半小时,村长总算是回来了,陈阿姨跟他交代完灯的那事之后,聊起了以前的事,就像个老干部在交代工作,到最后离开时还说着“小李啊,安全无小事,多为民做主。你这儿是人民和政府接触的最前线,你这儿做好了,组织工作才能做好啊!”陈阿姨总是这么干练,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总在为别人的事忙来忙去。

陈阿姨要走得那天我去送的车,本来是要早上走的,但是她说想走之前跟我道个别,非得等到晚上了我下班了回去才让人来接她。我下班回去看见远处明亮的一盏路灯在陈阿姨家门口醒目的立着,她边等着车,边和我像往常一样聊着天“林妹妹,你看呐,路灯都修好咯,这儿就没我的事儿了,其实啊我儿一早就说要接我走了,我不愿,这儿怎么说也是我很老陈住了那么多年的地方,我舍不得呀,以前老陈那么惦记着这村子,要是回来这儿的时候看到我不在了肯定要说我的呀,所以这么多年了我都在这过着,也没什么不好的,还难得清静,只是现在啊,多了你个话痨,清静是没了,我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看来啊也由不得倔了,也该替我孩子想想,别让他们那么担心了。林妹妹啊,你也不用惦记着我,向我就来找我吧!”“谁惦记你啦。我们老同志什么都好,就是自恋这点不好,要端正态度啊老同志!”说着她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玉吊坠“这个呢是你陈叔叔当年结婚送我的,说要是生个女儿呢就把它传给女儿当嫁妆,谁知道我一生就是两个男丁。他是挺高兴的,就可惜了这块玉了,我呢就把它给你好了,你照顾我这么久没什么送你,这个就当我给们林妹妹的离别礼啦!”我接过吊坠,戴在脖子上“哎哟,还以为您两袖清风呢!这还学起别人送礼来了!这样不行啊!为了保留罪证我就勉强收下你的礼物吧!”陈阿姨拍了一下我的头“你什么职务啊?还说我行贿!你要是真能为人民服务,做个好干部,你陈阿姨我何止用玉吊坠来贿赂你,我那是要买金手镯来收买你的咧!”我给她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就您这经济状况,能拿出这么个吊坠我已经十分惊讶了!况且依我说啊!有颗贡献的心,无论你站在那里,做着什么职位还不是一样能为人民好好服务!”“哎呦!这娃子说话越来越像个干部!”说着笑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门外,我帮着陈阿姨把行李抬上了车,目送着她离去。熟悉的地方门已经锁上了,热闹的房子里,也落得一片寂凉,而门外的灯却每个夜里准时亮着,照耀着这片漆黑的土地。

至今多久没见到她老人家了我也记不清楚了,后来我顺利地上了理想的大学,也开始接触更多的任何事,身边很多东西一直在变,不变的是那吊坠我一直戴在身上,它总能给我积极向上的力量,让我在许多的事情上坚持到最后,尽管有时结果不尽人意。它总能让我受益良多,不忘初心!

在这片热土的夜晚,有时半夜醒来,我会走出阳台,看着这片寂静安宁的大地,看着远方一辆辆三轮车从那熟悉的门前经过,心中都会感触很多,那盏灯照亮了多少个人安全的道路,照亮了多少个家庭的希望,点亮多少个人的思想,温暖了多少人的心灵?大概这个时候,那盏灯也在某个角落用力地散发出她最后的光和热吧?

(文章属于新浪网转载的商业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