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不扶的选择

2017-04-10 15:02:39   2017习酒我的大学-爱心招募 有奖征文

十一年前,当我还是一名少年时,听到大人们都在谈论一起事件,似乎是叫“南京彭宇案”。当年还没有一丝社会阅历的我,自然是不知道这起案件所引发的巨大轰动和议论,也没有想到在许多年之后我会有机会目睹一起类似的事件在自己的身边发生。

高考结束后,我选择一个人只身前往异乡河南读书。因为近年来网络环境愈发的开放,或者可以说是愈发的“暴力”,关于河南这个地域有许许多多充满争议的话题和看法。所谓“三人成虎”,尤其是我对于河南也是完全陌生的认知,所以在踏上求学的旅途中,内心是充满了忐忑。但是当我来到这里,真正的接触到了这边的人与事,融入了这里的生活。我对这里的认知就已经由陌生变成亲切了。尤其是在第二个学期到校报道的路上,发生了一件我想做但是不会去做的事,确切的说是不敢做……

我的学校位于郑州郊区一个偏远小镇附近,虽然说周边也有好几所大学,但是交通确还是过于拥挤和不便。从市里的火车站下车,要转地铁、坐公交,最后步行数十分钟才能到学校。那天返校的日子,刚刚下了公交车,路面上还积蓄着未干的水渍,灰蒙蒙的天空让人心情致郁。我走在路边的石阶上,前方突然驶过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载客车,飞驰而过的电动车溅起的泥水沾湿了我的裤管。我转过身咒骂,却发现不远处围着三三两两的行人,在他们中间半躺着一个身影。从来没有瞎看热闹习惯的我这一次却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我听到周围的人用着本地方言来谈论着什么;我看到他们的眼中透露出隐晦的冷漠神情;我想到在某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一个经典的小品《扶不扶》。在我看到那摔倒在地的老婆婆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有很多的东西闪过,唯一没有闪过一个念头:上前去把她扶起来。当我了解到自己的想法并且愧疚之情即将涌现的时候,我看到从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身影。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众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他已经把倒在地上的老婆婆扶起。在他转身的瞬间,我认出了他:和我同属一个系别但是不同专业的邻班同学。我在开学军训的时候见过他,休息的时候一个人坐在角落,好像很难搭话的样子。为什么我会对这样一个人有印象呢?大概是因为看到了他孤单的身影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我必须老实的承认,当时我的心中浮现了一丝异样的想法,我不想事情就这样安安稳稳的结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产生这种邪恶的想法,可能是因为他的举动对着我的良知狠狠的挥了一拳。当然事情的结果并没有如我所想的那般有更多的展开,很快老人的家人就开着车赶来把老人接走并感谢了我的同学,围观的人群也早就散去,街上回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看到他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走,转身的瞬间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是的!我们的目光交汇了。然后他坚定的,笔直的,就像刚才走向摔倒的老婆婆一样向前走去。“他没有认出我”!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扎根,伤害到了我可怜的自尊。“哼哼,这小子心里一定在后怕”,“他一定是看周围有那么多的人才敢上去的,要是发生在空无一人地方,他也只能默默的走开”。各种奇怪的想法如雨后春笋般在我的脑海里冒出,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求答案,但是他却在我胡思乱想的期间快步走远了。我便也紧跟着回到了学校。 

由于同专业的学生被分配在同一楼层的关系,我想要找到他可以说的易如反掌。当我发觉自己已经站在他宿舍门口的时候,手中拖着的行李箱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放下。手握拳,举起来。这时候把手敲下去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我却又犹豫了。没错!这就是我的性格,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目睹这样一起事件之后变的如此狂躁,最后又回归了本性。

“嘭嘭嘭”!“请进”。

推开门,引入眼帘的是这样一种景象:一个明明和我同龄却看上去那么老成厚重的人,风尘仆仆的抖搂着刚刚洗完的双手,从阳台上向我走过来。很平常的一幅景象,却让我的心头产生了一股无形的压力。他静静的看着我,等着我开口说话。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寝室,思考刚才发生的对话。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会去把那个倒在地上的老婆婆扶起来?当我说出口的瞬间我就感觉自己想一个白痴,一进门就说这样毫无营养的话。我没有指望他会回答我,所以我转身准备离开。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因为她倒在地上”。因为有人倒在地上,所以我上前去把他扶起来。这个对话如果发生在很多年前,发生在南京彭宇案前;发生在一众碰瓷事件之前;发生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没有完全崩塌之前,那么……那么不可能会有这种对话。但是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可以说是人人自危。这种事平时可以当个新闻饭后闲谈图个乐呵,万一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说最后的赔偿裁判结果,就是在这期间进行的一系列官司谈判就可以让人神经衰弱疲惫不堪。他仿佛读出了我心中的质疑,平静的对我说出了他的想法。他告诉我当他决定自己上前扶人的时候,内心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冷静。他也在犹豫,也在害怕。他的家境并不是很好,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万一他在外面惹上了什么麻烦,我相信他自己是做好了觉悟,但是对家庭的影响就不是个人可以左右的了。没有人会不担心,但他选择了相信。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我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好处,却可能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的一次信任有多么承重,我不知道。但他告诉了我一件事:有一次回家,他的弟弟拽着他的胳膊问了一个问题,“哥哥,如果我在路上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我要去帮他吗”?是的!没有听错!这句话出自一个七岁孩子的口中。他才刚刚开始他的人生,可能连什么是善什么是恶都还分辨不清,但是他已经知道不是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是要相信的,他们可能会跳起来反咬你一口。这绝对是不正常的,这是畸形社会价值观下造就的畸形思想。它不光在每人成年人的心中筑起了高墙,还污染到了很多小孩子纯洁的心灵。他们可能连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没有确立,却已经开始用怀疑、排斥的目光去看待这个世界。当我从同学的口中听到这番话,眼前的景象好像突然变得模糊,我看到了那个孩子出现在我眼前,嘴巴里说出那残酷又现实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像我的同学一样。我们两个做出了相同的反应,傻傻的站在那里,就像……一个丢失了灵魂的躯壳。我开始真正了解了同学的想法,了解了他正在做的事情的意义。和这些相比,这潜在的风险又算的了什么。物质方面的缺失总有手段可以弥补回来,精神方面的伤害和影响哪怕花上十倍的代价也很难重新纠正。

他没有继续说些什么,我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安心的神情,就像是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他弟弟看到了一样。我可以想象的到,当他再一次回到家中,他的弟弟问他同样的问题的时候,他会做出怎样的回应。他一定会微笑着,对他的弟弟说,“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大胆的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吧”。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件事,我相信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类似的事件一定还在继续上演。在这之中,有些人会选择伸手帮助,有些人会选择视而不见。从一般性意义上来说,这两者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从情理上、从我们这个民族在历史长河千百年生生不息凝聚的优良传统上,还是希望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们去选择最问心无愧的方式。哪怕不是为了自己所谓的面子、良心,也要从孩子的角度去考虑,对你的孩子来说最正确的观念是什么。公益善举的意义也是如此,它不光是通过善举本身来传达善意,更多的是通过事件的影响力,利用网络信息时代超级快速的信息传播速度来带给更多人积极的影响。可能在一些人有着一定社会阅历的人眼中,再多正面的积极的信息传达过去也无法改变什么,仍然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想要独善其身。但是我相信,通过这些事情,可以在冥冥中改变一些对这个社会依旧抱有想法的人们的看法。我们想要改变这个环境,就必须有人战斗在最前线,如果每个人都是独善其身,那么将只有一尘不变。

或许以前的我没有资格说出这种话,但是今后,我不会再坐以待毙。我要做出改变!

(文章属于新浪网转载的商业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

分享到: